0731-88575016

详细内容

活送“真香”?济南一办半年亏损5万多!

作者:金沙js3833娱城乐    时间:2020-10-17 03:49:54     

经济报道记者刘墉

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“带货直播”站在风口浪尖。有的人借助风口飞上天空,有的人从风口上摔下来,张辉属于后者。

“国庆前关了房,还没想好以后的出路。”张辉(音译)是济南一家直播送货员的主播,也是一名勤快的送货员,她告诉《经济导报》记者,“这个房间已经开了一年多了,不但没有赚到钱,反而损失了一些。”

张辉的经历只是一个缩影。在接受《经济导报》记者采访时了解到,真正赚钱的主播并不多,大多数主播还处于不赚钱甚至亏损的状态。而真正能活下来,活得好的,可能只是那些有头有脸的网络名人主播。

站在风口上

以搞笑短视频为职业的张辉,在疫情期间无所事事。看到直播带货火了之后,他和妻子进入了直播带货行业。

“我当时的想法是拍了短视频,看了很多直播。感觉不难,转型应该不难。”张辉说。

“一个私人基金会打不了,必须靠团队。”学习了一个多月,张辉感叹直播涉及商家、机构、平台、主播等多学科,包括前期产品选型、直播情境构建、流程剧本设计、主播讲座互动、流量运营、售后服务等。整个产业链实力很长,环节很多,哪个环节会影响城市的效果。

在直播平台上,大多数有货主播更愿意和MCN机构签约。据《经济导报》记者熟人介绍,MCN(多渠道网络产品形态)是一种专业内容与制作相统一,利用资金支持,保证内容持续输出,从而实现稳定实现的商业模式。

“简单来说,MCN机构就是经纪公司,主要是努力连接供应链,提供线下花园,为主播提供助理和运营,提供资金、人员和行业资源。主播会到场选择产品,在直播中实时讲解互动,控制节奏,主要是投入时间、履历、综合能力。”为此,他说服四位密友成立了一个六人的小型直播团队,分苦力拉业务、写文案、拍摄、营销、直播等,并在颤音、淘宝等几个平台开户开始直播。

租房子,买设备,创新直播室……张辉为了自己的直播很忙。

“我们经常开怀大笑,当公司发展壮大时,我们会吸引风投,我们也会上市。”张辉说。

据智联招聘发布的《2020年春季直播工业人才陈诉》,春节复工后一个月内,在岗位数量和招聘人数同比下降31.43%和28.12%的总体情况下,直播相关岗位岗位相对市场上升83.95%,招聘人数增幅高达近133%。

我赚不到钱,但我别无选择,只能辞职

“当我第一次进入时,我梦想有一天我能成为一个像李佳琪或魏雅一样的大咖啡,赚很多钱。”但是现实很尴尬。第一个月,张辉的办公室没有收到一笔业务。

“因为新人刚进入这个行业,很多东西还是不懂,粉丝少,基础拿不到生意。”张辉说:“直播行业的人头效应很强。有些厂商就算赔钱也要挤进知名主播的直播室。新主播很难获得人气和流量。”

有同事跟张辉说,新主播要先红起来,买点粉丝,让商家觉得主播有带货能力。只有这样,他们才能接受命令。得到同行的指导后,张辉花钱买了一些粉丝,在淘宝上买了一万多个粉丝。

同时为了扩大台湾知名度,张辉一次把坑位费降到1000元,加1%佣金,而当时的市场价是“5 5”——5万元加5%佣金。“就是这样,很难找到是w的人

“第一次销售是在济南的一种特殊产品。价格合适,效果不错。整个销售额达到5000元。”张辉说:“虽然只有5000元,但是对于我们来说,这个数字是非常大的,我们在一开始就取得了成绩。”

随后,张辉的直播表现良莠不齐,有时带来几万元的销售额,有时销售额很暗淡。而且9月份,张辉办公室收到的不是支票,而是一堆账单。

"物业费、租金、水电费等."张辉说:“最后这半年左右,我不但没挣钱,反而亏了五万多。最后和朋友商量后,我把房间关了。”

马太效应显著

大梦传媒总经理李梦娇在接受《经济导报》采访时表示,虽然直播门槛低,但综合技术要求高,所以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直播行业。

孟娇认为,“门槛低”、“工资高”、“需求大”,直播行业不断吸引大量人才加入轨道。虽然网络名人主播已经成为直播行业的大标签,但是随着行业走出圈子,直播的成功并不是建立在梦想的基础上,而是各种功能合作整合的效果,不断走向系统化。

“直播需要很多要求,比如场控管理能力、招商能力、互动能力、载货能力、官方体育运营能力。因此,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‘李佳琪’。”梦娇分析。

孟娇表示,现在一些头锚基本控制了80%以上的流量,而其他大多数锚只能争夺剩下的20%。

“这个行业好像门槛很低,但能赚钱的参会者只有1%,99%不赚钱甚至亏损。”创科街科技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、直播行业天使投资人莫荣表示,目前行业的赢家主要是主流直播平台、带货能力强的直播团队、特别大流量在线名人、部门产品性价比高的商家。

莫荣认为,随着直播的火爆增长,也可能给实体业务带来打击,这方面需要一些前瞻性的规划。

在谈到主播收入时,孟娇告诉《经济导报》记者,直播看起来热闹,但实际收入并没有外界传说的那么高。她算了一笔账,一个直播的佣金一般是销售额的20%-30%,其中直播平台要扣除6%左右的服务费,电商平台要扣除10%左右,最后剩下的主播和MCN机构要按比例分配。“真正赚钱的主播和MCN机构不多,大部分还处于不赚不亏的状态。”梦娇说。

在孟娇看来,当越来越多的与会者涌入直播行业时,直播开始呈现出更显著的马太效应。对于那些有头像的网络名人主播来说,资源和流量会越来越集中在他们身上,而对于那些头像以下的主播来说,得到的只是和商品一起生活的玩家留下的残羹剩饭。其实直播行业和电商行业一样。真正能活下来,活得好的,可能只是网络名人主播的头。

(应被申请人要求,文中“张辉”为化名)

(编辑:徐)

电话:13973131243
邮箱:hnyx@upixels.com
地址:金沙娱乐平台
扫一扫浏览手机站